快訊
雪佛蘭探界者國六車型上市售17.49-24.59萬元
21分鐘前
上海宏東秉承技術創新,優質氣動隔膜泵成為新寵
24分鐘前
上海超樂不銹鋼磁力泵,成功推動綠色經濟發展
24分鐘前
除了寒冬和風口,2019年大健康創投圈更應該關注什么?
25分鐘前
6月車市數據好看靠清庫市場回暖不存在的
31分鐘前
拿出真正技術試長安CS35PLUS藍鯨版
39分鐘前
杉果CEO:專注單機市場,用服務彌補差價
41分鐘前
游戲速通大賽SGDQ2019閉幕籌集善款300萬美元
41分鐘前
甘肅揚帆起航:微店模式與傳統電商模式有何區別?
45分鐘前
《輻射:避難所Online》新英雄來襲!火蟻女閃亮登場!
45分鐘前
快手新規:站外cps交易收傭金50%,快手小店收5%
47分鐘前
賽騰股份股價大跌-5.00%
47分鐘前
《火紋風花雪月》少女“芙蓮”關心兄長的妹妹
48分鐘前
退市海潤股價大跌-6.67%
48分鐘前
Remedy已從微軟手中拿回《心靈殺手》系列發行權
50分鐘前
申通快遞控股股東股權過戶完成,阿里巴巴正式入股
51分鐘前
他拿10萬塊錢闖天下,干了兩件大事,震驚世界!
51分鐘前
格力電器發布通知:7月1日起為全體員工話費買單
52分鐘前
報告|2019年6月北京A股上市公司市值TOP50
52分鐘前
同益股份股價大跌-5.17%
54分鐘前
任子行股價飆漲7.23%
54分鐘前
碩貝德預計半年度凈利潤同比增長143%至172%
56分鐘前
天山生物股價大漲5.27%
56分鐘前
OLED概念股繼續活躍,13股年內跑輸滬指,一批概念股獲北上資金增持
57分鐘前
DigiX課堂登陸濟南為用戶帶來便捷數字生活新體驗
57分鐘前
金域醫學股價大漲5.01%股價創12個月以來新高
57分鐘前
有三個《賽博朋克》世界觀的項目在開發中中國預售表現強勢
57分鐘前
亞太藥業產研銷協同發展構建健康產業生態系統
58分鐘前
南洋股份股價大漲5.03%股價創1個月以來新高
58分鐘前

ofo已“無財產” 變身“老賴”的戴威還將倔強到何時?

轉載 2019-06-20 07:43:00

來源: 新芽事業線 quinn

戴威與他的ofo再度走到了懸崖的邊緣。

近日,根據一份來自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的執行裁定書顯示,天津富士達自行車工業有限公司(天津富士達)因買賣合同糾紛向ofo的運營主體東峽大通(北京)管理咨詢有限公司申請執行2.5億的標的。不過,法院認定,ofo已“無財產”,其名下無房產及土地使用權、無對外投資、無車輛,雖開設了銀行賬戶,但已被其他法院凍結或賬戶無余額。

該裁定書還顯示,通過最高人民法院“總對總”查控系統對被執行人名下財產進行了查詢,系統反饋查詢信息為“無財產”。到被執行人住所地的不動產登記部門、市場監督管理部門、公安車輛管理部門進行傳統查控,被執行人名下無可供執行財產。

換言之,ofo的賬上已無一分錢可供執行。

同時,新芽NewSeed(ID:pelink)記者經天眼查查詢發現,東峽大通公司所涉及的法律訴訟達到90條,被列為執行人的信息更是高達131條。因此,ofo已“無財產”倒也屬于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

高管紛紛成為“老賴”

去年10月,東峽大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突然由創始人戴威變為了陳正江。根據陳正江的工作經歷來看,其歷任ofo公司西安地區負責人、供應鏈負責人等,在2014年年底就加入ofo,曾在ofo創始早期負責自行車采購工作,屬于元老級員工之一。

因此聯想到之前馬云卸任支付寶法定代表人后的變化,有部分媒體將此行為解讀為戴威“讓位”于陳正江,ofo公司管理層或將發生重大改變。

但很快,ofo官方就發表公告回應稱,變更法人代表是出于簡化辦公流程、提升工作效率的目的,并且這是ofo內部正常的人事變動,戴威仍然是公司的實際控制人,不存在“讓位”一說,也不會影響公司的任何經營和運營。

如今,沒有“讓位”的戴威與陳正江紛紛都變為了多次失信的“老賴”。根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,陳正江本人已有16條被列為失信人被限制高消費的信息,創始人戴威同樣有16條被列為執行人被限制高消費的信息。而ofo其余的主要管理人員也都被列入了失信被執行人,如ofo聯合創始人楊品杰、ofo總經理陳婧也于2019年4月30日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。

現在的這種局面,應該不是戴威想要看到的,但卻早已超出了他的把控范圍。

90天,ofo并未結束戰爭

回想2016年1月,當時剛剛拿到金沙江創投1000萬元A 輪融資的戴威與張巳丁趴在國貿三期商城的圍欄上,感嘆道:“有點暈乎乎的,畢竟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多錢。”

拿到A輪融資的戴威與ofo猶如坐上了火箭,開始大規模加速擴張。同時也迎來了國內最強的競爭對手,摩拜。

摩拜在2016年4月于上海正式上線,繳納299元的押金即可在城市里騎行,迅速讓共享單車在大街小巷被熱議,而此時ofo還局限在封閉的校園內沒有走出去,只不過ofo并沒有把摩拜放在眼里。

朱嘯虎對于ofo更是信心十足,他認為摩拜的方向不對,并且摩拜單車三四千一輛,起碼兩年才能把錢賺回來,相比之下ofo 只要幾個月就能收回成本。“成本低是王道,我們認為,90 天共享單車的戰爭就會結束。”

但誰知,90天之后戰爭不僅沒有結束,ofo反而在與摩拜的燒錢、補貼大戰中一步步受挫。

朱嘯虎此時又改口了,他表示雖然ofo與摩拜占據了絕大部分市場份額,但每個月仍然要投入大量資金進行運營,“唯有兩家合并才有可能盈利。”

但這不是倔強的戴威所能接受的,因此朱嘯虎選擇在去年1月套現30億美元離場,把位置讓給了阿里。

與此同時,摩拜選擇在去年4月以37億美元“賣身”美團,哈羅則是再獲阿里19億元增資,再度鞏固了自己阿里嫡系的位置。只剩下倔強的戴威還在堅持獨立發展,面對滴滴的收購邀約一次又一次的拒絕,最終把程維弄得耐心全無,不僅“復活”了小藍,還推出了自有共享單車品牌青桔。

有心無力的戴威

其實面對困局,戴威不是沒有做出過改變。

在今年7月6日,ofo宣布海外市場已經完成開拓業務階段,將開啟海外第二戰略階段,深耕重點市場,戴威將直接負責海外業務,“進入海外新戰略階段后,ofo將對新加坡、美國、法國這一類規模大或增長迅速的地區進行精細化運營。”

但隨之而來的卻是ofo在海外市場的大撤退。截至目前,ofo就已宣布退出多個國家,包括以色列、澳大利亞、德國、印度等。其中,ofo在進駐印度地區僅兩個月時間后,就將其印度分公司的大部分員工解雇了。

為了擺脫單一的盈利模式,ofo也探索了一些商業變現的道路。

先是推出了B2B的車身廣告業務,分為車身廣告和APP線上廣告兩大板塊,試圖彌補租金收入的短板;后又調整了計費模式,在武漢、太原、鄭州、昆明、西安等城市區域內,開始采用起步價+時長費+里程費的計費標準;在新版App中,上線了一個名為“看看”的新聞信息聚合功能模塊,做流量分發廣告;另外上線了“折扣商城”,凡是申請退押金的用戶,都可以選擇將押金兌換成購物金幣。

甚至,ofo還開啟了內部反腐,試圖扭轉頹敗的勢頭。在今年3月,ofo發布聲明表示從去年年底開始陸續查處了多起貪腐案件,主要涉及職務侵占、倒賣公司財產等違法違規情況,涉案金額數百萬元。

但并沒有太多用戶對ofo的這些舉措買賬,他們更關心的是自己的押金何時才能退還。在ofo官微最近的一條微博下面,一眼望去盡是“趕緊退押金”、“什么時候能退押金”的評論。



另根據一位網友發布的微博顯示,其在ofo退押金排隊的位次已到1500多萬,也就是說至少還有如此多的用戶的押金沒有得到退還。



欠款、裁員、高達幾十億的押金未退……一系列的負面消息將ofo團團包圍,戴威還會一如既往地倔強下去嗎?


相關文章

{{news.title}}

{{news.author}} {{news.timeFormat}}

正在加載......
15选5带坐标